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土地老儿的博客

荷韵一池碧波间,缕缕香馨绕池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海河畔的一堆土 在黄土高坡上飘落 再贫瘠 也能孕育生命 历经春秋 也会有收获 那飘渺的乡音 只在那虚拟的空间穿过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颜真卿《麻姑仙坛记》临习指导  

2013-10-30 17:33:55|  分类: 转、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2008年11月24日

一、颜真卿与《麻姑仙坛记》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颜真卿(709—785)字清臣,京兆万年(今陕西西安)人。曾做平原太守,世称“颜平原”,官至吏部尚书、太子太师,封鲁郡公,故又称“颜太师”、“颜鲁公”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颜真卿家学渊源,其五世祖颜之推是北齐的著名学者,著有《颜氏家训》。据载,颜真卿的书法受姻亲殷氏影响较大,又吸取褚遂良和张旭的笔法,也与怀素讨论过用笔的诀窍。中年以后,他终于突破“初唐四家”瘦硬书风的窠臼,集众家之长,出绳墨之外,创造出一种筋肉丰满、骨骼雄健的新书体,后人称之为“颜体”。其书点画厚重饱满,结体宽博端正,章法茂密丰实,体现出豪迈雄强、庄重挺拔的艺术风格。北宋朱长文在《续书断》中把颜真卿书尊为“神品”,并说:“其发于笔翰,则刚毅雄特,体严法备,如忠臣义士,正色立朝,临大节而不可夺也。”

《麻姑仙坛记》临习指导  - chengyi606 - chengyi606
      《麻姑仙坛记》全称《有唐抚州南城县麻姑山仙坛记》,是颜真卿楷书的代表作。该碑立于唐大历六年(公元771年),后遭雷电毁佚,有原拓影印本行世。碑文苍劲古朴,骨力挺拔,线条粗细变化趋于平缓,笔画少波折,用笔时出“蚕头燕尾”,多有篆籀笔意。其结体因线条厚重,为了在字的中宫留出余白,以避免壅塞,不得不竭力向四周扩张,外拓的写法被推向极致。后来的《颜家庙碑》浑厚过之,但宽博、端庄、刚毅、沉雄有所不及。《麻姑仙坛记》是中国书法史上的典范之作,是我们学习楷书的优秀范本之一。

二、《麻姑仙坛记》的笔画特征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颜真卿书法作品众多,风格多样,绝少雷同,但总体上都表现出雄厚、庄重、郁勃的风貌。《麻姑仙坛记》的用笔以篆法入楷,骨力挺拔,起笔、收笔多藏头护尾,精力内蕴,含而不露。下面将具体分析各种笔画的特征,以便进一步帮助大家临写。

《麻姑仙坛记》临习指导  - chengyi606 - chengyi606
          1.点画的特征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点是构成汉字的一种重要笔画,许多笔画都是由点而出,由点而收。点在“永字八法”中叫做“侧”,因笔锋顾左瞰右,审其势而侧之,故称之“侧”。王羲之云:“倘一点失所,若美入之病一目;—画失节,如壮士之折一眩。”积点成画,积画成字,积字成篇,由是可见,要学好书法,就必须先把点学好。《麻姑仙坛记》中点画写法多变,形态上有方、圆、长、横、斜、挑诸多种类,但每画无不落笔峻劲,呼应庄和。
          右侧点是该碑中用得最多的一种,如左图中“字”字上点。这种点画状如瓜子,上光下圆,如欲滴之露,富有张力美。有时,该点略微弯曲,以显柔劲之姿。
          左侧点是该碑中独具特色的一种点画,其位置与右侧点一样,距离字中心较远,充分体现了颜字内松外紧的特点。如左图中“少”字左点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《麻姑仙坛记》中的点变化多样,如左图中“被”字首点以短横来替代,“麻”字上点则变为竖点,“亦”字左下点变为挑点。即使是同样的曾头点,在该碑中也是变化无穷,如左图中“弟”字上两点写成“八”字状,这是颜字的通用写法,该碑也不例外;但“并”字上两点却写成了两小撇,一出锋锐一出锋钝;到了“美”字,则又变化成“羊首法”,这是借鉴篆法的写法,使字更显生动。当有三点在—起时,它又用三小直并列来代替,如左图中“经”字左下三点;而该字的右部几点则以行书笔意将上下两点连写,使整个字显得非常灵动。《麻姑仙坛记》中的点画还有许多不同的写法,临写时一定要仔细观察,注意归纳。
2.横画的特征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横画在“永字八法”中称“勒”,它主要起字的骨架作用。南宋姜夔云:“横直画者,字之体骨。”王羲之对横画的写法也有这样的论述:“若平直相似,状如算子,上下方整,前后齐平,此不是书,但得其点画耳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《麻姑仙坛记》中的横画,均取斜势,左低右高,但角度不大,起笔处多见方笔,收笔时则以圆笔藏锋为主。其横画并无《勤礼碑》那样强烈的粗细对比,而以相近的笔画精心排列,显得沉稳、端庄。如果有几个横画并列一字中,也无《勤礼碑》中左尖、右尖之变化,—任粗细如一,更显挺拔雄健、古朴凝重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该碑中横画的变化多见于行笔过程中,书写时,笔锋稍有抖动,不是—滑而过、平铺直叙,需略带些“屋漏痕”之意。其粗细变化莫测,韵味无穷,忽而左边粗,忽而右边粗,忽而中间粗,运笔熟中带生。多横的字,其横画上下间距均匀,左右参差不齐,长短配合,在变化中体现生动自然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右图中,“十”字长横用分法行笔,笔毫平铺,万毫齐力,故笔画显得很精劲;“手”字下横起笔重而粗,收笔圆而较轻,与中间短横形成明显对比;而“言”字和“王”字,其横画较多,但它们却极尽变化,无一笔雷同,兼用篆籀、古隶笔法人楷,故其笔画显得质重遒厚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总的来说,《麻姑仙坛记》中横画的起笔较慢,在运笔时速度比起笔适当快些,以便产生力度,藏锋收笔稍慢,以避轻飘板滞。这些都是在临写该碑时要注意的问题。
        3.竖画的特征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竖画在汉字结构中起支柱作用。古人云:“竖如万岁枯藤。”因此,竖在结字中占重要位置。《麻姑仙坛记》中的竖画,由于所处的部位不同,因此笔法、笔势也不尽相同:如处于字的左边,则向左弯曲;如处于字的右边,则一般向右弯曲,以取得外拓之势。如右图中“山”字的竖画微向左靠,其形状则微微向左弯曲。右图中的“川”字,中间竖为垂露竖,起笔重按,中锋向下行笔,最后回锋收笔,形同水滴,垂而不落,而第三笔则为悬针竖,用笔健挺浑厚,两竖与竖撇并立,使该字有顶天立地之态。
《麻姑仙坛记》临习指导  - chengyi606 - chengyi6064.撇画的特征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撇在“永字八法”中称为“掠”,取飞燕掠檐而下之意。其出锋时要爽利展开,但力量要送到,不可虚尖。唐太宗李世民曰:“为撇必掠,贵险而劲。”《麻姑仙坛记》中的撇画逆锋着纸,随即顿笔,顺势中锋力行,逐渐提收,力送笔端,沉着矫健,如断犀象之牙,无半点靡弱之气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下图中,“方”字撇画用篆籀法,行笔时笔亳亦铺亦堆,笔象沉郁雄强;而“爪”字上撇为短撇,逆锋起笔后极力两面削锋出笔,劲速锋锐;“大”字为长弧撇,其弧度较匀称,而且.筋骨苍劲、坚韧、厚重;“威”字左撇则是回锋撇,是该碑较为典型的一种撇画,用篆籀法向左下弧行,笔行至下钩处,即提笔略缩回,继续循势向左下顿笔圆足后退回,待笔直锋正、蓄势已足后,用爆发力向左或左上方超出,使出锋处锐如短刺。
        5.捺画的特征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捺在“永字八法”中称为“磔”。清包世臣在《艺舟双楫》中云:“捺为磔者,勒笔右行,铺平笔锋,尽力开散而急发之。”唐太宗也云:“为波必磔,贵三折而遣亳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《麻姑仙坛记》中的捺画独具特色,与颜真卿其他帖中的捺法有较大区别。其尾部捺脚变化最为丰富,似乎有两个锋尖,一长一短,中间凹陷,笔画的腰部有时略显侧锋,下部边缘出现折线状,捺脚处具有一种金石韵味的残缺美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下图中“及”字捺画为斜捺。此种捺如向下凸的弧线,有时在后面还有一小段直线,行笔往下而锋乃渐开,画亦渐粗,至三分之二处画已最粗,驻笔微顿,缩回,再拖锋出笔,显得老练遒劲。下图中“之”字的捺画是平捺,一波三折、“蚕头燕尾”,粗细、方向也随势调整,战笔外发,得意后徐徐出之,古意盎然。
《麻姑仙坛记》临习指导  - chengyi606 - chengyi6066.钩画的特征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钩在“永字八法”中称“趯”,即跳跃的意思。王羲之云:“钩如劲松倒折,落挂石崖。”清包世臣云:“钩之超者,如入之趯脚,其力初不在脚,猝然引发,而全力遂注脚尖,故钩末断不可作飘势挫锋,有失趯之义也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《麻姑仙坛记》临习指导  - chengyi606 - chengyi606

《麻姑仙坛记》中的钩画特征是钩尖短小尖利,状如鸟嘴,下部重顿,呈垂露状,古朴浑厚。有些钩稍出锋,有些钩干脆不出锋,将其隐迹于竖中,含蓄而凝重,筋力内含,锋隐势存。在写钩时,还要特别注意此碑用笔的一个重要特征——篆籀、古隶法。如左图“色”字、“忽”字、“求”字的钩画。
        7.折画的特征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折画是由横画和竖画组合而成的笔画,写好该画的关键是要把两笔的结合处写好。《麻姑仙坛记》中的折画以圆折为主,缓折轻顿,横与竖的粗细差别不大。它主要有三种:第一种如左图中的“神”字,此折内外皆圆,完全是运用篆书的书写技巧;第二种折是外圆内方折,如左图中的“再”字;第三种如左图中的“便”字,折分成两笔完成,先写横画,至折处再起笔写竖,两笔之间笔断意连。
        8.折画的特征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南宋姜夔在《续书谱》中指出:“挑趯者,字之步履,欲其沉实,或长,或短,或向上,或向下,或向左,或向右,或轻出而肖斜,或随衄而峻发,名随字之用处。”《麻姑仙坛记》中的挑咽变化丰富,但有一个明显的特征是起笔较重,出锋较短,尤其是“三点水”中的挑画更为明显,给人以犀利、刚劲的感觉。如左图中“汝”字:“括”字、“瀑”字的挑画。

三、《麻姑仙坛记》的结体特征
          要临写好《麻姑仙坛记》,除了对其笔画特征有一个明确的理解外,还必须掌握其基本的结体特征。这里将简单介绍它的结体特征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1.结构下压,静中寓动。《麻姑仙坛记》中的每个字,其结构极尽变化,但其中有许多字是重心下移,妙在平中见奇,给人以一种端庄、憨厚的感觉,越看越让人觉得可爱。而且有些字的笔画处理非常到位,静中寓动,妙趣横生。如下图中的“半”、“华”二字。
          2.四角撑满,端严紧密。《麻姑仙坛记》的结体笔势开张,四满方正。其笔画组合疏密均匀,严整不懈,平稳雄健。如下图中的“倒”、“蔡”二字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3.凝重古朴,寓巧于拙。清傅山云:“宁拙毋巧,宁丑毋媚,宁支离毋轻滑,宁真率毋安排。”这在理论上给人一种新的审美观点。然而颜真卿却早就将这一审美观念付诸于其书法作品中,《麻姑仙坛记》便是很好的—例。如下图中的“何”字、“麻”字,这蓄势藏锋的笔法,分熔篆铸的线条,还有这气势恢弘的结体,无不显示出它的“拙”味。此外,我们在品味其“拙”的同时,还能感觉到“巧”的气息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4.体态沉雄,气象恢弘。《麻姑仙坛记》中,每个字都是体态沉雄,气象恢弘,这是该碑结体上的一个奥妙。尤其是在一些左右结构的字上,它并不讲求穿插,而是恰恰相反,尽量在体态上使左右各自独立,但神情上又要形成艺术整体,这样就使得该碑沉雄、圆浑而又苍老。如下图中的“颜”、“谓”二字。
          为了让广大临习者更好地掌握《麻姑仙坛记》的结体特征,后面笔者将单独对一些字进行具体分析。

《麻姑仙坛记》临习指导  - chengyi606 - chengyi606

      四、《麻姑仙坛记》的结体分析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颜真卿《麻姑仙坛记》风格拙朴古雅、内敛含蓄,融篆籀之气于楷法,线条如万岁枯藤,结体宽博大方,寓奇逸于刚正,真可谓苍古沉雄,筋骨尽备,内蕴宏博,仪态万端。下面我们对单个字进行分析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下图中的“日”字,结体高雄,取篆之纵势,法隶之宽博。仔细审视,其左竖如篆竖微倾,横画起笔不与竖画相接,折画折中带转,重筋含骨。其竖画如弩,直中见弧,中横圆厚,下横左实右虚,与上横左虚右实相映成趣,使端庄之中透出灵气,呈意密形疏之意象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下图中的“光”字,可以说是以篆意入楷的典型范例。“火”部借篆形,结体高伟轩昂。整个字布白上密下疏,笔画沉重、坚实、劲挺、拙涩。其点画各具其法,笔势纵横有象,临写时要留心浑宏气质的表现,不可写得圆、嫩、弱、乏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下图中的“往”字,左右两竖均着意向外写开,形成笔画四周布满、中间空阔、全字撑足之形势。此字除左部写得特别峻伟、右部写得方正而参差外,尤为惊绝处是最后—一横的斜仰写法,看上去给人以向外纵去的动感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下图中“海”字四角占满,撑成浑宏格式,给人以体格坚实、精神充沛之感。细观之,我们又会发现,此字右部上下分开,虚白有“海阔天空”之朗;左右错位,使中部有“虚怀若谷”之概。全字密处凝于右下部,中上部却十分空疏,真是宽处愈宽、密处愈密。右部“每”上边—短撇落笔千钧,使空处不虚;下边笔画提笔着大力写细挺,使密处不迫。这种疏处造密、密处令疏的手法,实令人赞叹。其中间一横左探,以使左右紧挽不至涣散;下面横画收笔顿收,更使全字向外扩张之力加强,令人心蔼神驰。 

《麻姑仙坛记》临习指导  - chengyi606 - chengyi606
下图中的“在”字用笔直取古文凝重之趣,复加掀雷揭电之势。该字结体雄峻而又有“对此若倒东南倾”之险,中间留白特整特疏,且与四周留白相连接,甚有太庙穹苍、浩气流走之势。全字既雄且险,留白弥满且疏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下图中的“成”字给人以雍容宽博的感觉。其左撇与戈钩的支撑,使全字形成均衡对称体态;横画上移,钩画写满,撇画加长,使全字气格充沛。由于此字用笔坚实沉稳,留白形状整且圆浑,故给人以平和端庄之感。
          下图中的“其”字结体中正宽博,用笔厚重沉雄。其用笔按中见提,左轻右重,笔画于规整中有长短之别,下面两点略偏右,使字在谨严中见活气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下图中的“立”字用笔端正,方圆互见,结体伟岸、谨严。其点画起笔较高;上横画稍长,使整个格局显得饱满;两点取篆之意,似隶之形,高且内倾;长横斜落笔,使起笔处呈方形,整个横画直劲,骨力甚强,收笔微作点状,圆按回锋,使之充满篆籀之气。
          下图中“王”字稳重高阔,上横下覆,下两横微仰,取篆之意,平稳中有变化,读之感到威而不猛,有庄重沉穆之势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下图中的“而”字体格舒展博大,用笔尤显刚劲。该字横画较长,将上部占满,致成宽博格局;撇画偏左,又透险势,下部稳实坚劲,四竖笔有垂露、有悬针,或上粗、或下重,无一同者,骨力洞达、气度轩昂;钩画坚实劲利,锐气中见沉稳。

《麻姑仙坛记》临习指导  - chengyi606 - chengyi606

      五、后世书坛名家对《麻姑仙坛记》的学习
          1.谭延闿与《麻姑仙坛记》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通过对前几讲的阅读,我们对《麻姑仙坛记》应该有了一个非常清晰的了解,对其用笔和结体特征也掌握了七八成,这给我们进一步临习奠定了较好的基础。笔者认为,除就该碑本身进行临习外,对后世书坛名家于该碑的1临习、应用加以关注与借鉴也是必不可少的。综观书史,临习并应用此碑者,笔者认为近代的谭延闿可谓是—大高手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谭延闿(1880—1930)字组庵,又字组安,号畏三,湖南茶陵人。工正书,取法颜真卿,用笔取势雍容浑厚,气魄雄伟,近世学颜书者无出其右。左面例字选自谭延闿临《麻姑仙坛记》墨迹。从临作来看,谭延闿非常准确地把握了《麻姑仙坛记》的整体风格。他将颜楷“大小合一、展促方正、多期满格”的典型特征把握得非常好,不但形似,而且神似,学到了《麻姑仙坛记》的精髓。如左图中“十”字,笔画虽少,但写得开展厚重。再如“曾”字,笔画较多,则写得紧缩匀称。此正如清邓石如说的“字画疏处可以走马,密处不使透风,常计白以当黑,奇趣乃生”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在临习《麻姑仙坛记》的同时,也可将颜体其他的如《颜勤礼碑》等拿来加以对比,找出它们之间的共同点与差别。同时还可参照钱沣和华世奎的碑帖,看他们学颜后是怎样变化、形成自己风貌的。后面我们将简单对止仁人作一介绍,以伺临习者有—定的参照。
2、钱沣与《麻姑仙坛记》

《麻姑仙坛记》临习指导  - chengyi606 - chengyi606
        在学习颜楷且能融合古今而出新意的行家里手中首推清代的钱沣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钱沣的楷书从颜真卿书法人手,得颜字的精神气质而不求形似。在他的楷书中可以看到受《麻姑仙坛记》的影响很大。其作品中不乏险奇的结体和用笔,但却很美,可见他能把握住颜体神髓,进而融会贯通,不拘成法,形成自己的风格。这正是钱沣对颜书体系的发展和贡献。包世臣在《艺舟双楫》中把钱沣的书法评为“佳品之上”。事实上,清代中叶的书法大家何绍基、翁同龢对钱沣也推崇备至,曾经常将其书法悬挂满室,专心揣摩。杨守敬《学书迩言》称:“自来学前贤书,未有不变其貌而能成家者,独有钱南园学颜真卿,形神皆至,此由于人品气节不让古人,非袭取也。”对钱沣评价更高的还有李瑞清,他说:“南园先生学鲁公而能自运,又无一笔无来历,能令君谟(蔡襄)却步,东坡失色,鲁公后一人而已。”继而他又说:“以阳刚学鲁公,千古一人而已。”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钱沣楷书(见图)最大特点是平正姣丽。其结体稳健多变,苍劲中时含秀润,“平正”与“姣丽”相辅相成,两者矛盾统一。此为书艺之最高境界,一般人很难做到。钱沣对颜书的这种学习创造是颇值得我们研究的。

《麻姑仙坛记》临习指导  - chengyi606 - chengyi606《麻姑仙坛记》临习指导  - chengyi606 - chengyi606 3、华世奎与《麻姑仙坛记》

《麻姑仙坛记》临习指导  - chengyi606 - chengyi606
          学颜字能得其精髓者除钱沣外,还有一位当数民国时期“津门四大书家”之一的华世奎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华世奎的书法主要取法颜真卿,尤其受颜楷《麻姑仙坛记》影响很大。他的书法总的来说是点画精严,挺拔厚重,气象博大。具体在字形结构上,其书体态豁达端正、雍容大方,而且笔画较为平直,左右对称,字字都以正面示人,具有庄重正大的气度,且横竖粗细变化较小。在用笔上,其书又巧妙地运用藏锋,采用夕阡石的用笔方法,更吸取篆草挺拔绵韧的笔意,遒劲秀润、寓巧于抽。如右图中“人”、“又”、“生”等字笔画虽少,但用笔沉稳,使字显得凝重雄伟;而“讳”字则左虚右实,左方右圆,对比巧妙,搭配灵活;“治”字点画错落、照应,同为点画,却姿态不同;“儒”字用笔多变,且仪态自然,疏朗飘逸;“子”字上紧下松,高纵异群。在布局上,其书行与行之间、字与字之间大都比较紧密,且均写得开阔雄壮,使整体显得充实茂密,字里行间洋溢着充沛的气势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临习的目的是学习领悟名家的经验,要做到“有古无我,古清我明”。善于用古法改造己法是1临习的关键,谭延闿、钱沣、华世奎等名家做到了这一点。我们今天在临习古代名碑名帖时能否做至挞点,就恰好是我们学习书法成败之关键,希望广大读者从这些名家身上受到启发。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